<form id="hjj93"></form>
<noframes id="hjj93">

    <noframes id="hjj93">
    <listing id="hjj93"></listing>
    <address id="hjj93"></address>

          黑科技賦能絢麗舞臺 真摯情感傳遞深圳力量

          • 來源:羅湖社區家園報    2020/10/16 09:18

            分享到:

          羅湖家園網訊:企業大佬們玩嘻哈“唱”HOOK、機器人與演員共舞、柔性顯示屏成“工具人”,形成“流動的視頻造景”、舞臺上演員“開直播”、粵劇遇上復古disco講述深圳故事……10月14日,“逐夢·先行——慶祝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文藝晚會”在深圳大劇院上演。

          “在山與海相擁的地方,一座新城,橫空出世……”一部氣勢恢宏、立意深遠的短片,掀開了“逐夢·先行——慶祝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文藝晚會”的序幕。晚會分為序、《南方春雷》、《開拓之路》、《追夢時代》、《大美雙區》、《壯麗航程》和尾聲七個部分,回答了“特區因何而來”、“深圳做了什么”、“深圳為什么能”、“深圳去向何處”等不同時代的命題,小切口折射大時代觀照特區使命,表現深圳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干、包容開放,實現從邊陲農業縣到國際大都市的四十年滄桑巨變,成長為一座充滿魅力、動力、活力、創新力的國際化創新型城市。

          整場晚會展開了一幅改革開放的壯美畫卷,書寫了深圳經濟特區篳路藍縷的奮斗史詩,更展示出深圳欣欣向榮的生長力量。創新、年輕、有活力的深圳氣質也注入到了整場晚會的表演之中。17個節目結合當下流行元素,貼近市民生活,讓觀眾一起在輕松氛圍中回顧深圳的發展歷史,同時大量運用科技元素,多家深圳企業參與到創作之中。家園報記者專訪晚會執行副總導演曹瑜、音樂總監何琪,了解逐夢歷程。

          “逐夢·先行——慶祝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文藝晚會”在深圳大劇院上演。

          來自各行各業的建設者。

          機器人和演員共舞。

          科技大咖是深圳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舞臺展示動車組列車飛奔在大灣區。主辦方供圖

          人民性

          群眾視角展示深圳建設

          “蓮花山的高山榕綠了春風,年輪里記憶著每一天的不同……”,一曲《這就是深圳》,以倒敘的手法在人們眼前鋪開了一幅清新生動的時代畫圖。晚會打破了傳統編年體的敘事模式,站在新時代的高度上,以紀實的視角、真摯的情感、藝術的形象、生動的方式呈現特區成長波瀾壯闊的歷程。

          一聲春雷,炸響了一個時代。高舉紅旗的基建工程兵,在《我們來了》的昂揚旋律中豪邁登場,以“殺出一條血路來”的勇氣,做中國改革開放的探路者、先遣隊。《以特區的名義》中熱火朝天的腳手架上,建設者們以自己的汗水和奉獻詮釋著“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精神內涵,紛飛的白鴿寄托著希望與溫情。當建設者們在“腳手架”上以自己的身軀組成的“拓荒牛”造型出現時,引發了人們強烈共鳴,激起了現場的熱烈掌聲。

          《我們的好時代》、《來了就是深圳人》等昂揚向上的節目,從不同角度展現了深圳在新時代的陽光大道上如何賡續使命,創造更多“第一”,闖出了一條新路,干出了一片新天地。《大美雙區》是個富有嶺南文化風情和新時代特色的篇章,通過《灣區風飛揚》等活潑生動的節目,展現粵港澳大灣區龍騰虎躍、共謀發展,深圳增強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引擎功能,揚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風帆全速前行,讓“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和五大發展理念在深圳落地生根。

          《愛在遠山》中的深情所系,《不忘初心》里的赤子心懷,《領航新時代》中的豪邁氣概,讓晚會的壓軸篇章《壯麗航程》呈現出開闊的格局和明亮的色澤。演員們盡情地唱響心中的歌,把兩個一百年的宏愿,寫在每一張幸福的臉上,讓新時代的陽光鋪就民族振興的航線。

          在晚會的一開始,《這就是深圳》歡騰的旋律響起,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省籍的深圳人走上舞臺中央,用赤誠的語言歌唱、描摹、表白他們心中的深圳。在《快樂時光》中,伴隨著《我不想說》的經典旋律,為特區早期建設灑下汗水、付出青春的務工青年們享受著勞動的歡悅和生活的美好。《梨花又開放》則用夢幻般的場景勾勒出深圳與全國人民心連心、共同奔向富裕的動人一幕。

          立足大地,心系人民。晚會聚焦于每一位胸中有夢想的深圳人,他們是這座城市的真正主角。在《來了就是深圳人》中,展現的是一個人才招聘會場景,任正非、馬化騰等從深圳起飛的企業家與初來特區熱土的年輕人展開跨越時空的對話,字字句句,都浸透了創業精神和開拓者的熱血,體現了新時代特區銳意革新的精神和特區人的理想追求。

          《以人民為中心》以社區服務中心為場景,通過人民群眾的視角,直抒胸臆地表達了中國共產黨執政為民的宗旨,從黨的建設到營商環境改善,踐行著“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圖畫里的家》中,孩子們在畫板上盡情地描繪著這座城市未來的美好愿景,那是他們幸福生活的家園。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每一個重要時代節點上,都標記著來自深圳的歌聲。深圳原創音樂,成為中國當代音樂的重要篇章。在此次晚會中,主創團隊充分發揮首創精神,發動深圳原創音樂力量,創作出一批具有鮮明時代特征、歌唱新時代的全新原創歌曲。

          其中既有《這就是深圳》、《我們的好時代》、《來了就是深圳人》這樣帶著青春節拍、歡快旋律的新都市歌謠,也有《圖畫里的家》、《早安,深圳》等帶著透明色彩的少兒歌曲或民謠,更少不了《以特區的名義》、《向未來先行》等呈現深圳主旋律特色的優秀作品。楊洪基、譚維維、李云迪、石倚潔、王莉、汪正正、黑鴨子組合等觀眾熟悉的知名演員紛紛以角色化身登場演唱演奏,為晚會增色添彩。

          在本臺晚會中,傳統的“舞臺美術”概念被全新的舞臺美術形態改變,尤其是在“天幕”和背景上,中西繪畫風格的大幅云朵、天空、綠樹、城市樓宇,有風卷云舒、浪潮涌動之感,為舞臺上的演員表演勾勒出一個富有詩意和時空感的環境,帶給人們美的體驗和視聽感官的無限沖擊力。

          作為曾經執導過五六百臺大型晚會的我國綜合舞臺藝術執牛耳者,總導演甲丁為“逐夢先行”晚會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心血。他表示,自己是帶著一種對深圳的至深情感和對特區創業精神的熱血情懷奮戰在這臺晚會的創作歷程中:“創作排演的過程雖然不可謂不艱辛,但我和執行總導演夏楓及全體編導團隊有一個共識,那就是要在晚會中融入、傳遞我們對深圳這座傳奇之城共同的情懷塑造和情感表達。深圳經濟特區的40年融入了千千萬萬勞動者的心血,他們理當成為時代的主角,我們也有理由反映他們的精彩奮斗和多彩生活,表達他們的壯志和心聲。我們都把自己當成角色融入到節目中。在風雨兼程的路上,有我們的奮斗;那愛在遠山的路上,也有我們的愛心。很多人在創作和表演中找到了自己的創業情懷,這是此次創作最有價值和重量的體驗!”

          生活化

          煙火氣中氤氳城市成長脈絡

          夜幕降臨,大排檔開始熱鬧起來,老板、工人、服務員、港商等形形色色的人在這里談天說地,在氤氳的煙火氣中,一場關于“深圳第一”的聊天正火熱展開。當代表80、90年代的disco響起,說唱的演繹方式走起,粵劇的旋律融合一起,一場精彩音樂小品,喚起了深圳人的集體回憶……

          這樣的場景,就出現在節目《第一第一》中。這樣的表現形式,在慶祝晚會中并不鮮見。而“新”,正是整臺晚會貫穿始終的關鍵詞。從音樂、舞蹈到舞臺美術、串場短片,始終圍繞“新”字,用創新的藝術手段來表達深圳的創新精神,去傳遞這座城市每天不斷涌現的新奇跡,讓晚會的氣質和深圳城市的氣質一脈相承,同樣充滿創新力、生命力、活力和親和力。

          不同于其他,整臺晚會不設主持人,而是以6條高度凝練、主題鮮明的紀實短片進行有機聯結,以原汁原味的新聞原聲播報凸顯時代背景,創造了一種紀實短片與舞臺表演緊密關聯、渾然一體的大型晚會藝術樣式,帶領人們在時空的隧道中穿梭、體驗、感悟。

          在舞臺設計上,以“網格、縱深、矩陣”的呈現手段為舞美語匯,充分利用了深圳大劇院舞臺的縱深空間,首創打造出一個縱深近50米的立體舞臺,舞臺空間由主功能屏、移動側屏和視窗圍合的立體表演區組成,輔以手持流動屏幕、矩陣屏、單體投影等呈現手段,全方位、多層次、多景別呈現形態,營造出裸眼3D立體視覺環境。無論是“蛇口開山第一炮”的震撼視聽效果,還是“放飛白鴿”的溫情場面,以及一艘承載“中國夢”的大船乘風破浪的浩蕩場景,都令人印象深刻。

          “整場晚會一半以上的節目都是為深圳量身原創的,整體按照情景報告劇的方式呈現。深圳是每個人共同創造的嶄新城市,人物、生活場景的展現是很重要的,這些小切口,一點點勾勒出深圳的發展軌跡。例如《快樂時光》的節目,采風時聽了很多當年創造者的故事,了解最初來深建設者的生活,然后把他們的真實感受搬到舞臺上,這樣細膩的敘事手法很接地氣,更能夠讓市民共情。”何琪分享道,“《來了就是深圳人》的節目,采取了很潮的說唱形式,其中加入了在深圳成長起來的任正非、馬明哲、馬化騰、王傳福等一堆成功企業家用很平實的語言,分享他們的創業故事、經驗,很能給年輕人鼓勵。在觀眾彩排時,有個小朋友就特別喜歡這個節目,一直很嗨。”采取了多種全新的表現手法,有沒有擔心過于新穎、接受度低?何琪表示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正如深圳是創新的、包容的,他有信心,因為這是深圳,一切都很合理。

          除了《這就是深圳》、《來了就是深圳人》這樣帶著青春節拍、歡快旋律的新都市歌謠,更少不了《以特區的名義》、《向未來先行》等呈現深圳主旋律特色的優秀作品。對于一系列具有鮮明時代特征和特區發展印記的經典歌曲,主創團隊也沒有拘泥于歌曲原貌,而是進行了創新性的改編。融入了多姿多彩的嶺南文化元素,融合了大灣區各具地域特色的文化特征,為觀眾帶來了親切熨帖的欣賞感受。“例如《將軍令》這首耳熟能詳的歌,我們改編時加入了嶺南元素,粵、港、澳三地的歌唱家共同演唱,充分體現了地域特色。”

          年輕化

          要做一場“表達自己”的未見過的SHOW

          “深圳是個骨子里都有創新血液的城市,這場晚會當然也要新,我們的目標就是每個節目都要新鮮,之前舞臺沒見過的。”晚會執行副總導演曹瑜談到節目創作初衷時如是說。

          想要呈現這樣的效果,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令曹瑜和整個團隊始料不及的是,他們的實地采風、劇場設計等工作受到疫情的影響遲遲無法開展。“我們無法提前來到深圳汲取更多的元素,團隊只能一遍遍地頭腦風暴、案頭創作,開始的時候壓力挺大的。”她說道,“不過深圳的團隊很給力,隨時在線溝通、探討,我們還開玩笑說,用著深圳企業的手機和深圳企業研發的軟件,創作著深圳的故事,而且溝通很高效,體驗著深圳速度。”

          為了創造出更加符合深圳氣質的晚會,參加晚會創作、表演和制作的深圳演職人員,很多都是深圳來自一線的建設者和奮斗者,他們中有教師、公務員、藝術家,也有國企職工、公司職員、自由職業者和在校學生,整體主創團隊平均年齡只有三十幾歲,年輕創作者居多。“年輕的創造力是無窮的。整場晚會只有一個導演組,這次有5個,每個分組導演都是可以獨擋一臺大晚會的,大家一起設計,相互‘battle’,一遍一遍地排練,這也特別深圳。”

          在創造的過程中,既有興奮,但也有崩潰的時刻。不少作品一遍遍地修改,甚至有作品在距離演出兩周前,還推倒重來。“例如《第一第一》這個節目,素材有一本書厚,但節目時間只有不超過5分鐘,怎么展現?我們試了多種形式,最后就排了個音樂情景劇一樣的作品;有一個作品,開演半月前換了音樂,音樂一變,所有的表演、動作都要換,分導演深夜給我打電話,不知道要怎么改了,但第二天還是繼續,最終呈現了很好的效果。”她說。

          除了年輕、創新,曹瑜強調還要內容表達,更注重情景呈現、情懷塑造和情感抒發,還原回最初的情感表達。“只有和節目、和城市融合,體會內里的情感,你才能夠有靈魂的表演。所以當我去各地選角的時候,在注重表演實力的同時,更看重情感的表達。比如我們選舞蹈演員,先不用跳一段,而是設置個場景看她怎么表現。地上掉了個錢包、有只小動物闖入等等;去河南武校選演員的時候,很多都是十七八歲的青年,他們不了解深圳的歷史,那就先和他們講這40年的故事,他們來了之后除了劇場外,也去看去玩,多了解,這樣他們更好理解作品,了解這臺晚會的意義,才能更真實地表達。日常溝通時,我們都會用節目的臺詞。比如你們想不想家?來了就是深圳人等等。”

          仔細觀察節目中的演員,你會發現數百名演員,很少有整齊劃一的“團體操”式舞蹈,各有各的角色定位,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角色基礎上用形體姿態表達出特定的情感。“臺上的每個演員,動作都是不一樣的,我們不設限,他們只要表達他們自己的情緒就行了,這種最自然、最真實的表達是最有力量的。更凸顯特區40年的建設者生動活潑的群像。”曹瑜表示,其實有時舞蹈演員在臺上是不太愿意歌唱的,但這次演出,他們都放聲歌唱了。“這就是他們對這座城市的感情,把對深圳的愛融入到作品中了,這是最能直擊人心的。這種情緒也會帶著觀眾一起互動,不用設計效果,這就是最好的效果。”

          科技感 

          深圳智造“黑科技”點燃舞臺

          機器人原地舞蹈,你可能在很多表演中見過,但你見過機器人和演員共同跳舞嗎?你見過他們應聘嗎?在本臺晚會中,這些你覺得不可能的、只存在于圖畫中的場景,都真實地出現了。整臺演出從舞臺搭建到流動屏幕到機器表演,滿滿都是科技感,而這些科技,也來自于深圳。

          不同于其他,整個晚會的舞臺被無數異形屏幕共同組合成一個悠遠而開闊的“時空隧道”,用人工調度的126塊手持柔性屏和空中垂下的數十塊矩陣屏幕,打破了固化的傳統視覺形態,營造出了“流動的視頻造景”舞臺效果。無論是“開山第一炮”的轟然“炸響”,還是大灣區的追波逐浪,在流動屏幕的起伏運動中不斷變幻形態。那些紛紛揚揚的“梨花”飄飛,那些放飛希望的漫天白鴿,那一張張傳遞著喜訊的喜報,都令舞臺的呈現豐滿而動人。

          與很多在同一平面上的LED屏幕不同,如此巨量而且不規則的屏幕,對視頻信號的技術形成了空前的挑戰。晚會通過無線信號激發的獨門“黑科技”,經過長達數月的無數次磨合調整,終于與深圳柔宇科技制造的屏幕硬件相得益彰,并通過一流的光控技術解決了色溫色差難題,形成了國內首創的一體化立體視頻造型,猶如一個巨大的“萬花筒”,呈現出令人震撼的視覺奇觀。尤其是在《快樂時光》中營造的上世紀八十年代“三來一補”電子廠女工宿舍的場景,一流的技術令逝去的時光“復活”,令無數經歷過那個年代的深圳觀眾引發共鳴。

          而在節目《來了就是深圳人》中,由深圳市優必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設計制造的Walker智能機器人首次以角色化身份登場,和很多“新深圳人”一起“應聘工作”,成為晚會演職人員中的“一員”,還上演了倒水入杯。之后,機器人“夢想天團”再次列隊登場,與全場演員一起舞起來,進行角色化互動化表演,充分展示了機器人演員的舞臺魅力和不可或缺的地位,喻示著深圳更具想象力的未來憧憬。

          看到參與表演的機器人,曹瑜總會親切地稱它們“我的機器人寶寶們”。“這次晚會有很多高新科技的應用,一是讓我感受到了深圳科技創新的實力,這么多塊顯示屏,一旦一處出錯,這個節目效果都要打折扣,而且機器人的表演難度也加大了,它要和演員互動,跳舞、擊掌等等,程序都變得復雜了很多,但是整體都非常穩定,效果很好。

          同時,曹瑜還感受到了科技的溫度。印象中的程序員,可能是冷冰冰的,但是相處下來,他們也慢慢參與到創造中。“機器人的手要舉到多少度,嘴形如何、眼神是怎樣的,他們都會仔細研究。這不僅僅是寫程序,更是創作。所以這些機器人,也被賦予了這些高科技人才的情感,賦予了科技溫度,也這是深圳的溫度。”

          時隔5年再來到深圳的曹瑜與何琪,談到對深圳的印象都提到了朝氣。“感覺這個城市有用不盡的力氣,他永遠都是向上生長的。我期待再次來到深圳。”何琪說。

          來源:羅湖社區家園報 記者 張一鎏 攝影 胡可 編輯 李慧

          手機掃掃打開當前頁面

          相關新聞

          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