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jj93"></form>
<noframes id="hjj93">

    <noframes id="hjj93">
    <listing id="hjj93"></listing>
    <address id="hjj93"></address>

          從保醫療到保健康 深圳醫改捧回醫療“奧斯卡”

          • 來源:南方日報    2020/10/14 12:54

            分享到:

          羅湖家園網訊:夜里11點,孩子發高燒。家住深圳市羅湖區文華社區的楊女士第一時間在微信上找家庭醫生吳天龍,他很快就回復了治療建議。“就算是三更半夜,吳醫生都可以秒回信息,這讓我們很安心。”

          對于很多深圳居民來說,家庭醫生不再是陌生人,而是伙伴、朋友、健康“守門人”。在社區里,吳天龍共有2000名居民朋友,達到簽約人數上限。

          改變發生在2015年。當時,深圳以羅湖區為試點,在全國率先進行“基層醫療集團”改革探索,推動醫療衛生服務向“以基層為重點”“以健康為中心”轉變。緊密型醫聯體建設的“羅湖模式”,被國家選為醫改典型。

          以“羅湖模式”為起點,醫改在深圳生根開花,陸續建成11家綜合性區域醫療中心、12家專科類疾病防治中心、20家基層醫療集團,構筑起“頂天立地”的整合型優質高效醫療服務體系。讓居民“少生病、少住院、看好病、少負擔”的醫療服務理念逐漸深入人心。

          統一法人的醫院集團成關鍵

          在擔任羅湖區衛生健康局局長之前,鄭理光做過數十年的醫生、醫院院長。一個問題始終縈繞在他心頭:現在經濟發展了,醫療條件好了,為什么病人卻越看越多?

          面對“看病難、看病貴”的世紀難題,改革是一條出路。在他看來,醫療改革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讓老百姓看病方便,健康得到保障,也要讓醫護人員待遇提升。

          擔任羅湖區人民醫院院長時,鄭理光曾經有過一次嘗試:與轄區的8家醫院(包括社會辦醫療機構),組建了松散的醫聯體。“病人轉診到你那,我的收入就沒了,誰也不愿意。”由于沒有形成真正的利益共同體,探索以失敗告終。

          有了這次的經歷,鄭理光堅定了一個理念:建立統一法人的緊密型醫聯體是醫改的關鍵。

          2015年2月,羅湖區公布新一年區級改革計劃,將“羅湖醫改”放在首位。2015年6月,《深圳市羅湖區公立醫院改革實施方案》正式發布,提出建立統一法人的醫院集團、醫療服務健康導向醫保總額打包付費等一攬子計劃。2015年8月20日,羅湖醫院集團正式掛牌。

          起草羅湖醫改方案時,沒有任何現成的模式可資借鑒,起草小組一字一句斟酌方案行文。羅湖區還召開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方案論證會,邀請國家省市衛生計生委相關領導和全國醫改十大先進地區的“操盤手”,評估羅湖醫改方案。

          后來,2016年的“三方五家”醫改聯合研究報告、國家衛生健康大會證明,羅湖醫改“醫療衛生服務從以治病為中心轉向以健康為中心”的核心邏輯,與國家的頂層設計不謀而合。

          頂層設計指明方向和目標,落實還要靠基層實踐。面對阻力,羅湖區衛生健康局主動下放權力,把行業的人財物管理權限全部下放醫院集團,醫院集團院長可以直接向區委區政府打報告;羅湖區中醫院、婦幼保健院兩位資深院長主動退居二線,醫療機構順利完成整合。

          強社康、招聘全科醫生、給轄區居民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務、提升集團的整體醫療服務能力……綱舉目張,羅湖醫改漸次鋪開,一筆一畫,描摹出醫改肌理。

          “那時我的想法是,我認為醫改方向是對的,我一定要去做。哪怕失敗了,最多大家取笑我幾句,但這不是錯的事。”鄭理光說。

          20家基層醫療集團全市開花

          走進羅湖的社康中心,寬敞明亮,平均業務用房達到1000平方米。基本醫療設施一應俱全,常備藥品600多種,基本滿足社區需求。流動診斷車可以開到社區,在家門口就能做檢查。

          “社康科室齊全,還可以驗血,你去大醫院一去就是大半天,耗時間耗精力。”居民李大爺說,到社康看病是他的首選。

          統計顯示,羅湖區社康中心基本診療量由2015年的185萬人次增加至2019年348萬人次,增長88.11%;社康中心診療量占集團總診療量比例逐年提高,由24%提高至49%。

          原本“各自為政”,甚至“互搶病人”的大醫院和基層社康中心,成了扭成一股繩的“管理共同體”,醫院和基層互相支持,病人的奔波少了,看病越來越方便了。

          醫改5年來,羅湖區居民健康素養水平由13.57%提高至41.59%。“這些數據證明,羅湖醫改這條路走通了。”羅湖醫院集團院長孫喜琢表示。

          2017年起,深圳開始全面推廣羅湖模式,明確提出全市各區(新區)至少建立一家基層醫療集團。目前,深圳已建立20家基層醫療集團。

          轄區面積廣大的寶安區多點開花,組建了寶安人民醫院(集團)、寶安第二人民醫院(集團)、寶安中醫院(集團)等多家醫院集團。今年7月,寶安中醫院(集團)下設燕羅社區醫院開業,成為深圳首家中醫醫養融合醫院、首家社區醫院。

          南山區則首創“1+C+N”醫療集團整合模式。借助集團“傳幫帶”的模式,南山計劃未來3年內在各社康中心打造100個首席專家工作室,培養100名首席全科醫生、100名首席全科護士,打造出30個區域學科聯盟。

          不久前,深圳“基層醫療集團”模式登上世界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又捧回醫療衛生界的“奧斯卡”——第三屆“奇璞獎”特殊貢獻獎。該模式被國家列為“醫改典型”,向全國推廣。

          強基層的成效,在今年抗擊新冠疫情過程中得到了充分體現。1月8日,在社康接診患者時,深圳市中醫院學苑社康中心全科醫生李天昊敏銳注意到患者有武漢接觸史,馬上上報。由此拉響了廣東戰“疫”的第一聲警報。

          “這次疫情防控中,深圳的家庭醫生發現了武漢首例人傳人的病例,在基層醫療集團確診。因此在這次疫情防控中,深圳有了居民不慌、醫院不亂的情況。”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楊燕綏說。

          245個高水平學科團隊聚集

          開業不滿兩年,位于南山區朗山路的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深圳醫院,總是一片繁忙景象。陳小姐一早就帶著年近七旬的父親,等候在來自北京的心內科專家趙漢軍醫生診室門口。“父親患有冠心病多年,深圳有從北京來的大咖醫生,我們這次選擇在家門口做手術,不再跑廣州。”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深圳缺乏高水平的醫療資源,居民看病總得跑去北上廣。基層醫療集團,能夠處理常見病、多發病。但急危重癥和疑難復雜疾病診療,還要靠區域醫療中心,以及“三名工程”帶來的優質醫療資源供給。

          2012年,一個深港醫療合作的嶄新樣板——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開門迎客,成為全國矚目的城市公立醫院改革先鋒;深圳大學總醫院開業2年,門急診量突破60萬人次,出院量超2萬人次,手術量超過1萬臺次,其中,三四級手術達59%;2017年,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深圳醫院開業,45位北京專家扎根深圳,吸引不少外地患者“打飛的”來深圳看病……

          深圳累計引進了245個高水平學科團隊合作共建重點學科。國家感染性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等國家級重大平臺在深圳布局。市域住院率達到98.1%,腫瘤、心血管等方面的診治水平快速提升,腫瘤醫院住院患者來自市外占比達40%。

          深圳提出,2019年至2025年,要組建23個區域醫療中心、23家基層醫療集團,形成“頂天立地”醫療衛生的新格局。

          從跑北上廣看病,到家門口就醫,深圳醫療健康服務供給逐步完善。近年來,深圳市區兩級政府衛生投入1247億元,新建成醫院8家,完成34家醫院改擴建任務。全市現有醫療衛生機構4342家,其中醫院159家;全市千人病床數、執業醫師數分別達3.7張和2.7名。深圳三級及三甲醫院分別從2015年的25家、10家增加到46家和18家,床位數由3.8萬張增加至5.1萬張,增長34.2%。

          2019年,深圳市民健康素養從2015年的10.49%提高到31.74%;居民人均期望壽命達到81.45歲,比2015年提高了0.8歲;孕產婦死亡率4.07/10萬、嬰兒死亡率1.28‰,達到先進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水平。

          來源:南方日報 記者 夏凡 蘇國銳 呂冰冰 編輯 李慧


          手機掃掃打開當前頁面

          相關新聞

          国产美女精品自在线拍